当前位置: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荣兴濠包装机械经营部网站美容鱼米之乡的钒污染调查 近千居民群发严重皮肤病护肤DIY
鱼米之乡的钒污染调查 近千居民群发严重皮肤病护肤DIY
2022-09-22

核心提示

金秋十月,监利县三洲镇的田野里,雪白的棉花早已炸开了桃,等待采摘,该镇三号村的棉农史强(化名)却站在田埂边徘徊。他一边在大腿瘙痒处使劲挠抓,一边摇头叹气:“这棉花不敢要了。只要下地,全身皮肤就会瘙痒,然后一块块起泡溃烂。”

三洲镇,一个坐落在荆江之畔,被长江故道隔出的江中之洲,由于长江的滋润和灌溉,这里美丽富饶,盛产鱼米。但10月3日,网络上却惊现一篇《钒矿污染,三洲镇将变成人间地狱》的热帖,引起了社会及省市环保部门的强烈关注和重视。近日,记者走进监利县对该事件展开调查发现,目前,监利县有投产和在建的非法钒冶炼厂达9家,且有恶性蔓延趋势。这些非法钒冶炼厂所造成的污染使得草木枯萎,饮水变咸,清河变浊,人畜奇怪病变,曾经的鱼米之乡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污染威胁。

长江边上的“淘金厂”

当地村民议论,出现怪事的原因在于当地的“淘金厂”,也就是建在三洲镇熊洲村和上沙村的五氧化二钒冶炼厂。因为钒厂炼出的矿物,能卖出天价,所以当地人都称之为“淘金厂”。

10月9日,天气阴沉。从监利县尺八镇的荆江大堤下,乘船渡过曾经清澈见底、如今却水色深绿的长江故道老江河,迎面便是三洲镇。

穿越在棉田间小路上,当地向导党师傅告诉记者,上个月,他在三洲镇帮人采棉花,可棉花没摘到几斤,他全身突然奇痒无比,眼部也浮肿起来,“一起采棉花的几名婆婆脸上全部肿了,严重的还破皮溃烂。”

这样奇怪的事情接连发生,随后,无论棉田老板出多高的价格请短工,也没有人愿意去采摘三洲的棉花了。于是,三洲镇几个村数万亩棉花只好烂在地里。

党师傅说,当地村民议论,出现这种怪事的原因在于当地的“淘金厂”,也就是建在三洲镇熊洲村和上沙村的五氧化二钒冶炼厂。因为钒厂炼出的矿物,能卖出天价,所以当地人都称之为“淘金厂”。

在紧邻熊洲村的三号村村头,记者看到该村村民史强(化名)抽着烟,徘徊在自己棉花田的田埂边。“棉花上有毒。我上次采棉花时,全身奇痒,两条腿都溃烂了,至今未愈。”史强说,自那次起,他再也不敢下地干活。

村民胡三娇(化名)的脸部也肿胀了近一个月。因为不忍心看着一年的希望烂在田里,胡三娇将自己全身包裹严实后,下地采棉花。然而,在难以保护的脸部和手指等处,还是开始起红斑变痒。“我把皮炎平当化妆品抹,但一点效果都没有。”

非法小钒厂刺痛鱼米之乡

一名渔民说,以前,老江河的水清澈见底,鱼虾肥美,可如今,老江河的水开始变深绿,鱼也变得畸形。附近尺八镇的居民说,他们不再吃自来水,生活用水全靠买来的纯净水。

记者来到熊洲村时,村里一根数十米高的烟囱正冒着浓烈的白烟。破旧的厂区内,堆满了生产用的煤钢石、工业盐及钒矿石。这里便是三洲网友反映强烈的熊洲村钒厂。

这个钒厂约2000平米,原先是当地的一个废弃的粮库。记者冒名混进了厂区,一股怪味扑面而来。5名男子,正肩挑背驮地将各种原料送进正在燃烧的高炉。整个厂区现场,只有一名自称姓邓的男子负责。听口音,邓某及其工厂工人并不是监利人。一名工人说,他们来自湖南。

记者假称有事找老板,这位邓姓负责人称,老板叫付新河,原先是村里的书记。

在工厂工作人员食堂旁边,有几个装满水的水泥池,池里装满红灰色的小球。工作人员说,这些小球是钒矿石经过烧制后的半成品。

绕过厂区,茶黄色的液体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就直接从钒厂的排污口源源不断地流出来,通过一条水沟,直接排进了旁边的老江河。

一名渔民说,以前,老江河的水清澈见底,鱼虾肥美,可如今,老江河的水开始变深绿,鱼也变得畸形,味道也非常奇怪。而且,只要人到河里游泳,全身必定起红斑,奇痒难忍。附近尺八镇的居民说,他们不再吃自来水,生活用水全靠买来的纯净水。如今,原本便宜的桶装纯净水价格也节节攀升。

近千居民群发严重皮肤病

容城镇三闾新村的老医生饶自立说,他从医40年,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群发性皮肤病。每一位患者症状表现为肿胀、发红、皮肤坏死,显然,这都是接触性和过敏性皮炎的症状。

10月10日早晨,监利容城镇新洲垸的渔民陈师傅,拎着自己捕来的新鲜鱼,赶到县城大市场售卖。但一名买鱼人的话深深刺痛了陈师傅。对方说,新洲钒污染严重,那里产的鱼有毒,不能吃。无奈,陈师傅只有拎着鱼跑了回来。这一天,陈师傅有种说不出的伤心。

监利县城所在地容城镇,居住着数十万人口。在该镇新洲垸,近两个月来,突然爆发奇怪皮肤病。整个垸子,男女老近千人同时就医,严重者转往县医院,动辄花费上千元钱,给许多农民增添了经济负担。容城镇三闾新村的老医生饶自立说,他从医40年,从未见过这样奇怪的群发性皮肤病。每一位患者症状表现为肿胀、发红、皮肤坏死,显然,这都是接触性和过敏性皮炎的症状。老医生只知道,这都是新洲垸的一个化工厂所致,但具体是何原因所致,他也不清楚。

关停小钒厂,村民鸣鞭庆祝

闸上村的刘师傅还记得,钒厂烟囱熄火的那天,当地老百姓兴奋地奔走相告,有人还鸣放鞭炮庆祝。

据了解,目前,监利县违法小钒厂炼钒采用的是传统的钠化焙烧冶炼方法,根本没有环保措施,其冶炼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废气、废水和废渣,对人的呼吸系统和皮肤危害较大,对植被和农作物能产生毁灭性影响,废水中含有镉、砷等一类污染物。

监利县汪桥镇是最先将钒厂“引狼入室”的地区。据知情人士介绍,2006年,该镇搞不清楚钒的危害时,把钒冶炼项目作为招商项目引进。但经过整治,这个钒厂已经关闭了一段时间。闸上村的刘师傅还记得,钒厂烟囱熄火的那天,当地老百姓兴奋地奔走相告,有人还鸣放鞭炮庆祝。

闸上村8组在汪桥钒厂的北边约100米远的地方。刘师傅说,钒厂生产的日子里,只要起南风,一股刺鼻的浓烈硫磺味就会飘过来,熏得家家户户都不敢开门。天空中坠落的尘埃,飘进眼睛里,会像针扎一样钻心的疼。若赤脚走在铺满钒渣的路上,脚板就会奇痒难忍。村民刘强(化名)也说,自从这个矾厂建起来后,一亩田至少减产200斤粮食,棉花也减产100多斤。

非法小钒厂呈恶性蔓延趋势

2008年,在暴利的驱使下,五氧化二钒如肆虐的病菌,瞬间侵蚀着监利县众多乡镇。截至今年10月,监利已建成了9家非法小钒厂,其来势之凶猛,令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措手不及。

10月10日,记者在监利新洲垸江心台村采访时,一名老农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该村原来的钒厂旁边,又有一家窑场被人悄悄改造成了钒厂,只是尚未投产。“若两家化工厂同时开工,我们将无法生存。”

监利县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方明(化名)说,目前,监利县三洲镇、尺八镇、容城镇、汪桥镇、大垸农场、荒湖农场、新沟镇等7个乡镇,共有建成和在建的非法小钒厂9家,其中3家仍在生产,3家经整治已关停,3家仍在建设,已呈恶性蔓延趋势。

方明说,2006年,对于普通群众来说,五氧化二钒还是很陌生的东西,但其所带来的暴利,足以让人疯狂:这种生产成本每吨只需4到9万元的化工原料,成品在市场上最高能卖到30多万元。2008年,在暴利的驱使下,五氧化二钒如肆虐的病菌,瞬间侵蚀着监利县众多乡镇。其来势之凶猛,令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措手不及。

今年6月25日,监利县环保局在给县政府的紧急报告中说,“经群众举报和我局调查核实,我县境内有大垸民尧石料加工厂和汪桥和平建材厂从事五氧化二钒冶炼项目的违法生产活动。同时,我局还发现三洲镇熊洲村和容城镇江心台村两处正在违法开工建设的五氧化二钒冶炼项目,另有朱河等地也有上此项目的动向。五氧化二钒冶炼项目的违法建设和违法生产,正在我县境内呈蔓延的趋势。”

9月28日,监利县环保局再次给政府的报告中说:“依法对已建成和在建的企业分别下达了责令停止生产和停止建设的通知书,但企业不仅没有停止生产和建设,反而加紧加快违法生产和建设活动。期间,我局调查了解到,全县五氧化二钒冶炼企业不减反增,已陡增至8家,其中4家已投入生产。”截至今年10月,监利已建成了9家非法小钒厂,其发展速度让人瞠目。

10月8日,荆州市环保局发给监利县政府一份整改意见函中,言辞之中透着忧虑:“今年以来,你县五氧化二钒生产企业呈无序恶性发展态势。因其生产过程中严重污染周边环境,群众反响强烈,并发生较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9月26日,我局会同市监察局到你县进行督办,但收效甚微。”

暴利之后,钒厂背后的水很深?

监利环保局的一名干部说:“暴利钒厂背后的水很深,一些浮在水面上的老板并不是真正老板,有很多人的利益牵扯在里面。”知情人士称,不排除有部分干部和当地“黑势力”牵扯在内。

监利环保局的一名干部说:“今年7月,环保部门多次调查取证,责令钒厂关门,但三洲镇熊洲村和上沙村,以及容城镇的江心台村的3家钒厂,依然生产至今,环保部门毫无办法。”

属于国家明令禁止的“十五小”项目,为何成立了关闭专班的政府却难以关停这样的违法小企业?

这名干部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吨钒的生产成本约需9万元,若按市场价20万元到30万元一吨来计算的话,每吨可赚11万到21万元。按监利县目前的钒厂生产规模,如果5天生产一吨,一月至少可挣66万元。而建一座这样的钒冶炼企业,设施设备总投资约在200万以内,这样算来,投资成本三个月即可收回。

他认为,“暴利钒厂背后的水很深,一些浮在水面上的老板并不是真正老板,有很多人的利益牵扯在里面。”这名干部举例说,在县政府“重锤打击”下,部分五氧化二钒冶炼企业关闭,但三洲镇熊洲村、上沙村及容城镇江心台村的企业,公然藐视国家法律、政府规定,依旧违法进行生产活动,其背后可能有人暗中支持。有知情人士称,不排除有部分干部和当地“黑势力”牵扯在内。

9月26日,监利县环保局在给县政府的报告中说:“据我局调查,现仍有少数生产企业获得高压用电,获得工业用盐,说明关闭工作不彻底,相关部门在执行政府关闭决定中还认识不够,执行不力,甚至存在阳奉阴违的现象。”

治钒治污,任重而道远

荆州市环保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有钒冶炼企业12家,其中监利8家,石首4家。其中11家企业既未履行建设项目环保审批手续,又未建设必要的污染防治设施,已构成严重的环境违法事实。

前些年,钒矿丰富的湖南省,小钒厂非常猖獗,造成的环境污染,引起当地群众强烈不满。因此,湖南省政府痛下决定,加大了打击力度,炸掉了当地不少小钒厂。于是,小钒厂在湖南没有了生存土壤。

可是,荆州监利县、石首市、江陵县等县市,仅与湖南岳阳等地一江之隔,方便的水路运输,给外地不法商人“产业转移”提供了天然条件。监利县环保局一名干部说,这种态势真正到不可控制是在今年6月,很多外地不法商人和当地一些不法分子勾结,在该县偏远农村偷偷建起了小钒厂。

荆州市环保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有钒冶炼企业12家,其中监利8家,石首4家。12家企业中除石首腾龙科技有限公司按规定依法办理了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手续外,其它企业既未履行建设项目环保审批手续,又未建设必要的污染防治设施,已构成严重的环境违法事实。

鉴于监利县小钒厂的蔓延势头和给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荆州市环保局给监利县的函中要求:“请监利县政府责令辖区内该项目立即停止违法生产和违法建设行为,采取果断措施,切实加强辖区环境管理,十月底前对五氧化二钒违法生产企业要采取强制措施,坚决予以取缔和关闭,若预期整改不彻底、不到位,我局将会同市监察局对其实施环保重点案件挂牌督办,并将对你县建设项目暂停审批。同时,我局将此案移送市监察和司法部门,对相关单位和责任人,依法追究责任。”

10月13日,监利县环保局一名负责人向记者道出了他的无奈:该县已经通过法院,于昨日下达了强行关停小钒厂的通知书,但最终结果如何,尚不好说。

据了解,目前,湖北省环保局已经介入调查。

◆名词解释·钒

钒的常见形态为五氧化二钒,外观为橙黄色或红棕色结晶粉末,属高毒类。主要用于冶金工业制造和化工行业的催化剂、印染、陶瓷的着色材料。

其生产工艺如采用落后的钠化焙烧冶炼方法,会产生大量有毒有害的废气、废水、废渣,对人体和动植物的健康产生很大的损害,轻者对皮肤和呼吸系统有害,重者可引起肾炎、肺炎、支气管炎及视力障碍等。

◆相关链接

网友《钒矿污染,三洲镇将变成人间地狱》部分内容

现在三洲镇的两个炼钒厂都已开工一个多月,污染触目惊心。附近熊州村、上沙村、上子村,部分井水已经开始变咸,无法饮用。附近的村民在棉田收棉花,脸上、手上、眼睛、脖子都会红肿发痒,严重者表皮溃烂脱落。这些都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现象。刺鼻的气味弥漫在整个村庄上空,高毒的废水更是直接排放到了长江。

各位乡亲,此害不除,用不了半年,三洲将田地荒芜、学校停课、村民被迫背井离乡。到时不仅美丽的三洲会变成人间地狱,整个监利县,还有周边的岳阳等地都将深受其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